米膚五周年慶 9/16~10/15 >

COLUMN

專欄文章

增加樹林以減緩氣候變遷,我們做得到嗎?
5 月 27, 2019

開墾山林用以種植農作、興建工業園區與住宅,人類犧牲自然環境的歷史已經幾百年,然而卻是近幾十年全球暖化加劇,才讓我們對自然資源的浩劫逐加重視。許多已開發地區紛紛將國土一部分仍保留的自然林立法維護,但開發中國家卻無法犧牲發展利益而採取相同的動作,在這樣的立場衝突下,全球樹林的保存變得複雜且成效不彰。但保護仍得繼續,以人為的力量加速植栽樹林是否可行呢?

在許多溫帶大陸氣候地區,溫暖的冬天和更加乾燥的夏天使原本僅活躍於南方的害蟲及隨之而來的疾病得以擴散至北方,影響了北方樹林的生存、增加了不尋常的樹林凋萎。如果枯萎病繼續下去,一些原本茂密的林地就可能成為矮小的灌木林,環境樣貌以及生態系角色會被大大改變。根據一項估計,大多數樹木只能靠種子散落達到遷移,若照目前的變暖趨勢,單本世紀的氣候變化就會比許多樹種的變異速度快上10倍。

在美國的羅德島就已經看嚴重的炎熱和乾旱、降水變化和瘟疫加劇。例如紅松鱗(red pine scale)就是一種幾乎看不見的昆蟲,透過風的傳播,這種昆蟲可以在短短幾年內殺死一棵樹。極端天氣和大肆繁殖生長的害蟲兩相聯合,可能更嚴重地危及大片林地。因此,羅德島和其他地方的林業人員展開了雄心勃勃的實驗,以測試人類可以如何幫助森林適應這些氣候環境變遷,雖然這可能需要幾十年才能自然發生。其中一個具有爭議的提案是輔助遷移(assisted migration),涉及將樹木移動到北方。但雖然樹木可以存活數百年,不過某些環境變化卻快到難以讓樹木適應,今天種植的物種可能不適合50年後的環境條件,更不用說100年後了。目前還沒有專家學者知道能讓森林更快適應氣候劇變的最佳方法,但儘管如此,還是得試試。

在羅德島,該州最大的水務公司嘗試從南方數百英里進口樹木以維護森林,同時幫助60萬的當地人口淨化水資源。而與此同時,同樣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一名木材商John Rajala試圖透過「300年計劃」讓他的土地上的森林多樣化,希望能讓環境改善的有利於後代子孫。例如樺木,這是一種常被用來製造櫥櫃的樹木,適合栽種在天氣涼爽的地區,由於暖化日趨明顯,樺木的栽種成果下滑,於是Rajala只把樹種在朝北的山坡上,以讓樹木獲得涼爽的環境。而在朝南的山坡上,他正選擇種植適合溫暖氣候的紅橡木和楓木。雖然數木指定栽種可能有助於水土維持與生態復甦,但這代表這些新栽的木材可能品質較以往來得沒那麼標準、精實,儘管如此,身為商人的Rajala還是願意吸收虧損嘗試此道。

有支持聲浪,就有反對聲音。有些人反而擔心改變植物和動物居住環境可能導致意料之外的壞效果。「移動物種相當於生態賭博。」有學者就提出這樣的質疑與憂心。移動物種以保護森林確實是件複雜的事,在美國的密西根湖,有人試圖幫助某種瀕臨絕種的蝴蝶繼續生存,他們考慮在北方建造一片橡樹草原,並將蝴蝶移動到那裡。但是搬遷的理想場所目前已經覆蓋了另一種獨特的森林,若能拯救這片森林,就是幫助到受暖化威脅棲地的小型黃腹鳥。換句話說,在這塊土地復育另一瀕危品種,可能就是在將另一瀕危品種推向絕路。

森林、生態復育絕非靠人力大量種植、繁殖物種在特定區域那麼簡單,需要考量到的因素、正反效果遠比表面上來得多且複雜。但除了交由學者專家去做精細的評估,我們一般人也該將林地的保存作為己任。砍一棵樹只需幾分鐘,養成一棵樹卻得走過數十年,這不等式我們也無力改變,能夠做到的,就是盡可能減緩這一切浩劫的發生了。盡可能使用再生紙、使用環保製品,讓地球僅存的雨林可以別喘得太兇。

 

參考資料:
The New York Times|Can Humans Help Trees Outrun Climate Change?
公視新聞網|紅樹林可固岸 刻意種植卻變苦果
綠色和平|印尼逆流學生:眼淚無法灌溉雨林,唯有行動

By Reise 米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訂閱米膚專欄

訂閱米膚電子報,接收第一手的優惠通知及環保訊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