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澤護髮油|人氣商品熱銷中 >

COLUMN

專欄文章

環保不能躁進 – 生物基塑膠:低耗能、低碳排的高效率解方
11 月 22, 2018

 

台灣的連鎖商家限塑政策至今已快滿1年,除了花樣布製飲料提袋在文青界掀起了一陣潮流、無論男女老幼都已經習慣在包包裡塞個環保提袋、或者乾脆手捧著剛買的便當盒回家,另外引起討論熱度的,就是「生質塑膠」的使用可行性再次受到廣泛討論。

相信平常有在網頁上瀏覽新聞的人都多少接觸過這個詞,生質塑膠聽起來專業難懂,但其實概念很簡單,就是「可受生物、環境自然分解的塑膠」。聽起來超炫,我們平常買便當、買水果的塑膠袋,如果替換成生質塑膠,是不是就可以解決現在的塑膠垃圾問題呢?儘管處理過程沒這麼簡單,但還是讓我們一同來了解生質塑膠是什麼吧。

生質塑膠分為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 例如是PLA)和生物基塑膠(Biobased Plastic,例如是 NPP)兩大類,但兩者可說是有很大的不同。

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是環保人士與產業最一開始提昌的替代性塑膠。製作概念是將易於自然環境中分解的澱粉、纖維素、蛋白質從作物中提煉出來,進而加工製成塑膠製品,比較知名的,像是PLA(聚乳酸)。它的特色顧名思義就是「塑膠產品可以直接被生物分解」;然而,這只是生物可分解塑膠的終極目標,終極目標通常不容易達到,因為過程中有很多艱難條件。要讓這些塑膠能被分解,首先得要處於60-80攝氏度的土壤環境、濕度也須達到90%以上,甚至需耗時180天約六個月的時間,才促成分解鍊的前提;若是將該類產品丟棄在野外或是掩埋場,分解的速度則需要20-30年以上,或者是根本不會分解。畢竟生質塑膠材料的開發,不是為了給人們亂丟垃圾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藉口。

 

即使是生物可分解塑膠,要在環境中分解也需要特定的溼度、溫度門檻才能達成。

 

因為生物可分解塑膠的分解條件嚴苛,製造成本也較一般塑膠高上2至3倍,業者與專家開始思考在環境保護上別那麼躁進,尋求中間解方,而生物基塑膠(Biobased)應運而生。生物基塑膠的概念,是將塑膠產品「部分的」石化原料以天然的植物纖維及可再生材料(Renewable)替換,目的是希望源頭真正減少石化原料使用,最後在塑膠廢棄在回收的過程中,能清楚區分為「可分解、可回收」兩大類別,針對其中再進行環保、永續的處置。因為這種「亦塑亦天然」的特性,生物基塑膠將主要應用在有一般耐久、重複使用需求的產品,例如鞋類、塑膠桌椅、玩具、文具、家居用品、飲料瓶、汽車零組件等等。

生物基塑膠(NPP)的優點不只是可永續回收、再塑形使用,在製造過程中,所消耗的能源也是所有塑膠種類中最少、最乾淨環保的。研究資料顯示,製造一公斤的PET(傳統塑膠)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為4.3公斤,而製造一公斤NP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僅1.6公斤;在能源消耗上更勝一籌,每公斤PET所消耗的的能源為79百萬焦耳,每公斤NPP卻只需要24百萬焦耳,NPP所耗能源是PET的一半不到。在現今高度強調減碳、減能的綠生產全球政策下,生物基塑膠在製程中帶給環境的汙染比傳統塑膠少上許多倍、而產出的產品也同時將回收再利用變得更可行。

 

生物基塑膠(NPP)與傳統塑膠比較

 

二氧化碳排放

(CO2/kg)

能源消耗

(MJ/kg)

 

世界各國的生物基環保標章、都是按照生質含量作為認證標準。像是歐盟OK biobased生物基環保標章,內含 20 至 40% 生物質可取得一星,40 至 60% 二星,60 至 80% 三星,80% 以上四星。德國則是分成20-50%、50-85%、>85%三種等級。美國、日本則以 25% 為下限,達標即獲頒標章。而在台灣只要製品中生質含量達25%,就可以申請環保標章。而生物基塑膠在國際上的應用也越來越廣泛,像是我們平常喝的可口可樂,瓶身就是添加甘蔗渣生物基塑膠所製成;近幾年來,也有越來越多品牌鞋類、居家用品連鎖品牌、汽車零組件業者,爭相投入這項環保塑膠產品的製造。

 

歐盟生物基塑膠OK biobased認證標章

依照生質含量區分星級標準。

 

德國生物基塑膠DIN-Geprüft BIOBASED認證標章

一共分成20-50%、50-85%、>85%三個等級

 

美國USDA生物基塑膠認證標章

頒予超過25%生質的產品並標示實際含量,供消費者識別。

 

日本的バイオマスプラ生質塑膠認證標章

只要超過25%的生質含量,就可以申請。

 

台灣的生質塑膠環保標章

只要超過25%的生質含量,就可以申請。

 

而米膚的產品瓶身(見 全球第一款米糠低碳環保瓶),也是以NPP生物基材質製成,每一個米膚商品的瓶身,都是用農業廢棄物(米糠渣)改質後替代了傳統的石化塑膠原料,在製程上節省了46%的塑膠、36%的能源消耗、38%的二氧化碳排放;米膚想要將產品從搖籃到墳墓(Cradle to Grave)完整的節能減碳、可持續循環的環保理念,帶進日常保養習慣中,傳達給每位消費者。並不是僅考慮使用100%生物可分解成分的產品包裝,就能為環境做最有效的改善。生物基塑膠目前應該是既永續、又減碳減汙染的良好替代方案。

 

米膚製作出全球第一款米糠生物基環保瓶,以永續使用為訴求,製造過程低碳低耗能,逐漸受到各國重視。

 

綜合各種政策、環境因素,環保塑膠的使用、生產仍然有許多成本和技術面需要克服,或許目前離十全十美還有一段距離,但若能漸進式的改變塑膠使用習慣,也能在減緩氣候惡化的層面大大幫上忙,我們或許『暫時救不了海龜、但至少還可以救救北極熊』。

響應環保不能只待科技與專家加速這套替代過程,你我都應該積極參與。除了有勞使用生物塑膠替代傳統塑膠做包裝的環保商家繼續堅持,我們能貢獻的,就是實際在消費行為上減少塑膠袋、非環保塑膠容器的消耗。從日常生活中改變對塑膠的依賴程度,為生物塑膠研究團隊們減少一些時間壓力、同時也給我們的地球一個喘息的機會。

 

By Reise 米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訂閱米膚專欄

訂閱米膚電子報,接收第一手的優惠通知及環保訊息分享!